最新动态:俄方说摧毁100多枚“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弹药 乌官员说乌军在为发起南部反攻进行初步火力打击

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俄罗斯军方27日通报的最新数据显示,俄军在此前一次空袭中摧毁了100多枚“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弹药。乌克兰官员27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乌军正在为发起南部反攻进行初步火力打击。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27日通报称,最新数据显示,俄军24日对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一居民点附近的一处弹药库进行空袭,摧毁了100多枚美制“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弹药。俄军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了乌军在乌南部尼古拉耶夫市的临时部署点,并摧毁了顿涅斯克地区、扎波罗热州和尼古拉耶夫州多地的8处弹药库。 ——据乌通社27日报道,当天尼古拉耶夫州军事行政长官维塔利·基姆在接受采访时称,尼古拉耶夫州的形势在控制中,目前乌军队正在为发起南部反攻做准备,乌军对俄军目标正在实施有效的初步火力打击,其中对安东诺夫斯基桥的打击就是一个例子。 ——塔斯社27日援引乌克兰赫尔松州军民行政机构负责人消息称,过去一夜,乌克兰武装力量对赫尔松州进行密集炮击,共发射36枚火箭弹,大部分被防空系统拦截。报道说,乌军近期多次对赫尔松州境内横跨第聂伯河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进行火箭弹袭击,目前该桥桥面受损,车辆通行受阻,但桥体依然完好。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副总裁马尔克洛夫27日在“俄罗斯-24”电视台直播栏目中表示,西门子公司未履行“北溪-1”天然气管道涡轮机的维修义务,导致“波尔托瓦亚”压气站仅剩一台涡轮机在运转,输气量下降。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7日表示,俄方认为将“北溪-1”管道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量与欧盟取消对俄制裁联系起来是错误的。佩斯科夫强调,当前俄供气技术能力下降是由于对俄实施的限制和制裁导致各环节技术维护难度加大。 ——乌克兰海军27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签署黑海港口农产品外运协议后,乌克兰黑海港口敖德萨、切尔诺莫斯克和皮夫坚内已恢复运营。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7日在俄卫星通讯社广播节目中说,西方“赌上一切”企图孤立俄罗斯,但实际上其内部的政治经济危机愈演愈烈,西方将自身置于自我孤立的死胡同当中。 ——塔斯社26日援引卢甘斯克方面消息说,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俄罗斯武装力量在攻占乌格列戈尔斯克发电厂后,计划向顿涅茨克地区的阿尔乔莫夫斯克方向推进。乌格列戈尔斯克发电厂是欧洲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也是顿涅茨克及其他地区的能源保障,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汗诺夫26日表示,首列装载水泥的列车经立陶宛抵达加里宁格勒。今年6月,立陶宛宣布禁止欧盟制裁清单内的货物以公路或铁路运输方式经其境内运往加里宁格勒。俄罗斯称这些限制措施是非法的。随后,欧盟委员会就向加里宁格勒的过境运输做出澄清,规定俄罗斯运营商组织的公路货物过境禁令维持不变,但在货物管制条件下取消了对铁路运输的过境限制。(参与记者:黄河、华迪、李铭、李东旭)...
阅读更多

7月28日今天俄罗斯乌克兰局势最新进展消息情况:俄方说摧毁100多枚“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弹药

最新动态:俄方说摧毁100多枚“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弹药 乌官员说乌军在为发起南部反攻进行初步火力打击 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俄罗斯军方27日通报的最新数据显示,俄军在此前一次空袭中摧毁了100多枚“海马斯”多管火箭炮弹药。乌克兰官员27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乌军正在为发起南部反攻进行初步火力打击。 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27日通报称,最新数据显示,俄军24日对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一居民点附近的一处弹药库进行空袭,摧毁了100多枚美制“海马斯”多管火箭炮系统弹药。俄军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了乌军在乌南部尼古拉耶夫市的临时部署点,并摧毁了顿涅斯克地区、扎波罗热州和尼古拉耶夫州多地的8处弹药库。 据乌通社27日报道,当天尼古拉耶夫州军事行政长官维塔利基姆在接受采访时称,尼古拉耶夫州的形势在控制中,目前乌军队正在为发起南部反攻做准备,乌军对俄军目标正在实施有效的初步火力打击,其中对安东诺夫斯基桥的打击就是一个例子。 塔斯社27日援引乌克兰赫尔松州军民行政机构负责人消息称,过去一夜,乌克兰武装力量对赫尔松州进行密集炮击,共发射36枚火箭弹,大部分被防空系统拦截。报道说,乌军近期多次对赫尔松州境内横跨第聂伯河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进行火箭弹袭击,目前该桥桥面受损,车辆通行受阻,但桥体依然完好。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副总裁马尔克洛夫27日在“俄罗斯-24”电视台直播栏目中表示,西门子公司未履行“北溪-1”天然气管道涡轮机的维修义务,导致“波尔托瓦亚”压气站仅剩一台涡轮机在运转,输气量下降。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7日表示,俄方认为将“北溪-1”管道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量与欧盟取消对俄制裁联系起来是错误的。佩斯科夫强调,当前俄供气技术能力下降是由于对俄实施的限制和制裁导致各环节技术维护难度加大。 乌克兰海军27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签署黑海港口农产品外运协议后,乌克兰黑海港口敖德萨、切尔诺莫斯克和皮夫坚内已恢复运营。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7日在俄卫星通讯社广播节目中说,西方“赌上一切”企图孤立俄罗斯,但实际上其内部的政治经济危机愈演愈烈,西方将自身置于自我孤立的死胡同当中。 塔斯社26日援引卢甘斯克方面消息说,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俄罗斯武装力量在攻占乌格列戈尔斯克发电厂后,计划向顿涅茨克地区的阿尔乔莫夫斯克方向推进。乌格列戈尔斯克发电厂是欧洲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也是顿涅茨克及其他地区的能源保障,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汗诺夫26日表示,首列装载水泥的列车经立陶宛抵达加里宁格勒。今年6月,立陶宛宣布禁止欧盟制裁清单内的货物以公路或铁路运输方式经其境内运往加里宁格勒。俄罗斯称这些限制措施是非法的。随后,欧盟委员会就向加里宁格勒的过境运输做出澄清,规定俄罗斯运营商组织的公路货物过境禁令维持不变,但在货物管制条件下取消了对铁路运输的过境限制。(参与记者:黄河、华迪、李铭、李东旭)...
阅读更多

校园贷大佬刷“火箭”“嘉年华”却被拉黑董宇辉:导演小哥大学刚毕业有私人恩怨

7月18日,趣店创始人罗敏现身东方甄选直播间,并狂刷礼物。19日,罗敏在账号发布视频称发现自己被东方甄选主播董宇辉拉黑,很遗憾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直播了。 对此董宇辉在近期的直播中解释:“东方甄选是公司的号,跟我个人无关。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罗敏,是纽交所上市公司趣店集团(NYSE:QD,简称“趣店”)的创始人,也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趣店”这个名称虽有些陌生,但其主营业务“趣分期”却是被称为国内校园贷鼻祖。继新东方直播间转型爆火之后,罗敏也卷起袖子亲自上阵,在直播间卖起了预制菜,他在直播间表示:“我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 7月18日晚间,在完成一场发布会的罗敏走进了“东方甄选”直播间,连续为董宇辉送了上“嘉年华”、“火箭”等礼物(某短视频平台的虚拟礼物)。按照平台规则,价值30000抖币,一块钱可以买十个抖币,所以一个“嘉年华”就是三千人民币。 对此,已离场的董宇辉又多次返场并“劝退”该刷礼物行为:“新东方财力还是比较让大家放心的,刷嘉年华这种行为我们不提倡……如果真的关注我们,把这些(刷礼物)钱买一些农产品,发给自己的员工,做一件善事,感谢大家……情况比较好的大哥别再刷了,这是卖菜的直播间,这里有很多农产品,别空手走,买点,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7月19日,罗敏本人发布视频回应:“我在自己下播后来到东方甄选直播间,刷了一些礼物是表示董老师直播很辛苦,我感同身受。想回应的原因,是董老师昨天在直播间的一些言论,可能会让一些朋友因为董老师拉黑我这件事误解我……很遗憾,被董老师拉黑后再也看不到直播。” 罗敏通过抖音打赏和直播的ID叫“趣店罗老板”,其简介一栏写道:2005年北漂创业,创业12年2017年带领趣店(QD)在美国上市。2021年,二次创业预制菜,期望能为全球数亿消费者提供方便好吃干净的食品。 据证券时报,在上述事件发生后,有数千位用户在罗敏抖音号的最近视频中就此事留言,其中不乏一些质疑炒作以及涉及趣店过往校园贷业务的评论。目前,在评论一栏中罗敏已设置为“作者仅允许互关朋友评论”。 据趣店公司官网显示,趣店集团创立于2014年3月,是中国领先的金融技术服务公司。作为金融机构和用户之间的连接者,趣店旨在凭借科技能力赋能金融机构,助其提升营销和经营效率,让金融机构的多样化金融产品与全网场景流量高效连接。2017年10月18日,趣店集团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24美元/股,盘中一度上涨直至35.45美元/股。 据广州日报报道,趣店从2014创立至今,其一直在转型之中。趣店是以校园贷起家,彼时叫趣分期。在2016年金融监管机构联合出台校园贷、现金贷等业务的监管、管理措施后,2016年7月,趣店宣布终止校园贷业务并解散原有校园地推团队,将贷款业务转向线上。 近日,39岁的罗敏在抖音直播间开卖预制菜,一连播了19个小时。在这场直播里,观看人次达9587万,单日累计销量为956万份,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单日累计涨粉达397万人,其连续15个小时在抖音直播间带货榜排名第一。 “0.01元的酸菜鱼”、1000台iPhone……这场直播在奖品现金的大力补贴和罗敏的卖力吆喝下,造就了一场狂欢:共计场观人次达9587万,累计销售额达2.5亿元,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单日累计涨粉397万人。 受此影响,趣店7月18日开盘便大涨60%。盘中一度涨逾80%,收盘涨幅仍高达40%。有投资者质疑,趣店这轮赶上预制菜风口,是否在“蹭热度”、有投机之嫌? 为了全力投入预制菜业务,罗敏说,公司今年4月发公告宣布,慢慢淡出信贷业务,趣店未来会成为“一家卖菜的公司”。 趣店近几年业绩并不好看。财报显示,自2019年开始,趣店业绩逐年下滑。趣店在6月13日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趣店实现总收入2.02亿元,比2021年同期的5.16亿元减少60.9%;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428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784亿元。 由于交易价格长期低于1美元,今年2月,趣店宣布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退市警示信函。3个多月后,趣店第二次收到退市警示函。 7月19日,在趣店位于厦门的办公室里,罗敏拿出手机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示,目前已有3000多人表示对开店有兴趣,“我们不叫‘加盟’,我们叫‘支持’,支持用户和粉丝去创业。这和加盟的本质区别就是,你没有任何义务给我交一分钱。” 在7月18日冲高至2.18美元之后,最近3个交易日,趣店股价连续大幅回调,最新收盘价只有1.36美元,较短期高点回撤37.6%。上市不到5年,公司股价较高点已累计下挫超90%。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阅读更多

在文昌看火箭:民宿观礼位需要1500元每次拍摄都有机器报废

一位摄影师说,每次拍摄,都会有台机器被随机烧毁,“烧机器,保素材”,这种惊奇的体验,他没让家人知道。 承担发射任务以来,这里的飞天客栈、航天城大酒店纷纷设立。但当地床位和观测位“一位难求”。 一位民宿老板注意到,现在来看火箭的年轻人大多是00后,他们对火箭充满纯粹的憧憬。 文昌市龙楼镇,民房楼顶绘着航天图案,远处是发射基地。图/九派新闻记者徐鸣 这属于极限安全距离,他会穿着用防爆服改制而成的防护服。他解释,因为火箭发射时有热浪,加上海南空气湿度高,水分会导致光线折射,站得远了拍不到箭身。 暂缓出国留学计划后,19岁的林华投入到拍摄火箭。7月18日,他刚拍完问天实验舱的转运视频。火箭升空时,他计划布置十几个机位,要用到六十多台机器。 在哔哩哔哩,他今年五月拍摄的《天舟四号,现役最大货运飞船发射纪实》登上了热门榜第一,与多个国内权威媒体联合投稿。 他的片子都是8k画质,弹幕不少人玩笑说,这是“泄密级画质”。而林华只有一个简单的认知——两三百年后,人们看到的历史影像,不再是模糊成马赛克的样子。 有时,用来拍摄人脸的超广角镜头会使用自动机位。每拍一次,就会随机烧毁一台机器,素材则用录制机实时传导出来。 他总是告诉家人,“我拍摄的这个位置挺不错的,我拉了一个一条2公里的网线”。其实,家里人不懂,网线公里。 文昌航天科普中心,小孩用儿童手表拍摄火箭后回收的残骸。图/九派新闻记者徐鸣 林华团队的影像记录,弥补了部分航天迷无法到场的遗憾。有位航天迷叫秦亮,10岁时,他随父母看了天宫二号和神舟十一号的发射。那时,种子便在他心里埋下了——“长大想当宇航员”。对儿时的他来说,这件事很重要。看完火箭发射回家,他便搜了很多资料,从“东方红”到现代航天一步步发展,他感慨,“老一辈航天人真的很艰苦。”还有一位航天迷叫小林,是初二学生。大概在五岁那年,他无意中浏览到火箭发射的影像资料,之后,“和爸妈到文昌看火箭”就是他的心愿。只是7月这次,他仍无法成行。九派新闻与他联系时,他一直询问着文昌的天气。最后,他试探着请求,拍张图给他。 一天中,贺峰和王铭要从文昌往返海口数十趟,接送其他爱好者与设备。这些爱好者大多是00后,在b站上展示作品,在线下交朋友。 贺峰和王铭分别是副导演与统筹,7月12号便在海南文昌集合。王铭从天津赶来,而贺峰在南京读大一。 王铭说,不少人在这里收获了友情,也收获了爱情。转运拍完当天,他们在淇水湾沙滩上,见证了一场表白。 男生来自武汉理工大学,和女生一起追过十几次火箭,逐渐产生情愫。在沙滩上的那场表白,男生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追了十几次火箭,终于追到了你。 明年,王铭将出国学习电影专业,其他人也将陆续深造。以“火箭”为原点的相聚,是他们会笃定会赴的约。 中山大学旅游学院硕士研究生唐雨桐在一篇论文中写道,基于航天爱好者男性居多,年龄分布在21岁到33岁,所在行业与人生历程大有不同。火箭关联着宇宙,承载了他们的渴望。 发射中心附近的酒店,小孩正穿着客房里准备的航天服,拍照留念。图/九派新闻记者徐鸣 从基地建设以来,“航天”元素就无处不体现在龙楼镇,航天小学、飞天客栈、航天城大酒店,公交路牌,花坛边的摆饰…… 凌晨的龙楼镇,激光灯照射在地上,呈现火箭发射的样子。图/九派新闻记者徐鸣 贺峰曾订过发射前一晚4000一晚的酒店,十几个人挤一间房,“只能睡地上,像堆尸体一样”。 房东告诉九派新闻,手里50多套公寓,2套别墅,全在发射当天住得满满当当。现在,爱好者们已经学会提前两个月订房。 为了迎合拍摄需求,民宿楼顶也被纳入经营。最初200元钱就能占个坑,现在却需要1500元。 2012年,村里分地基,第二年他盖了平房。他收拾出来的七间房一直能收租。对那些看完火箭发射,在镇上找不到住处的人,他收100元一晚的房费。对在基地里做工的人,租住半年的价格是3000元。 陈云从2020年开始在文昌龙楼镇经营着民宿,共九层楼,可住百人左右。楼顶是精心布置过的火箭“观礼区”。 早在发射前几天,他的民宿就已住满,观礼位也是只留给订房的住客,不对外出售,以免人多拥挤有安全隐患。 2019年,他和朋友相约到文昌看了一次火箭,便决定在龙楼这个海边小镇定居。他说,更深的原因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在河南人太多,“一千万考生,得考多少名?” 陈云在自己的民宿楼顶看过太多客人观看发射的瞬间。他观察到,前几年来的大多数是六七十年代的人,看到火箭发射,会泪流满面,激动地哭。 “他们都是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看着火箭发射,可能是想着,吃不饱的日子过去了,现在日子终于过好了。”他注意到,现在来看火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大多数是00后,对火箭是纯粹的爱好与憧憬。 这天,贺峰穿着星球元素的T恤衫,与朋友们约定,“长征九号,我们一定会在。” 他们聊着飞机的历史——从1903年第一架飞机被发明,到今天被完全普及,也不过百来年。 他们还不约而同提到小学五年级时看的一场直播画面——2013年,王亚平在天空舱“喝水球润嗓子”。 那次,宇航员王亚平在太空舱穿着宇航服,演示如何在太空喝水。她挤出一个小水滴,然后张开嘴,将飘浮在空中的水滴收进嘴里。 “如果未来可以去太空,我想体验失重感,也想尝试这样喝水。”贺峰表情腼腆着说。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阅读更多